诺贝尔经济学获奖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 保罗·罗默-人民数字联播网贵州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诺贝尔经济学获奖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 保罗·罗默

2019/8/9 10:22:30



保罗·罗默:在99年的时候,我是在斯坦福的教授,刚刚开始尝试使用在教学中使用互联网,到2001年,我就离开了斯坦福大学开始进行更多的在线教育,一直持续到2007年,实际上我是很早使用互联网的那一批人之一。

    保罗·罗默:许多新的技术都有好的一面跟不好的一面,这是他们推入的情况,比如把城市作为一个事务,开始有很多好处,比如说他们的寿命,当时因为我们的卫生状况不好,大家的寿命其实比较短,之后是我们卫生状况的改善,城市才是更好的地方来利于大家的居住,所以我们更充分的利用好的一面,同时也要局限不好的一面,那些教育最好的环境,教育最好的家庭和那些资源最不好的孩子,实际上我们都需要确保他们能够享受,但是这个里面就有很多我们需要去粗取精的过程。

    保罗·罗默:我觉得数字技术一定会马上开始,缩小鸿沟,只要我们知道如何监管的话。但是我们不能够忘记的是,城市化现在是一个更加有效的弥补鸿沟的方式,城市化一直以来在中国这一边都是填补鸿沟的巨大力量,而且城市提供就业的数量其实还不够,未来还有更大的潜力,之前举到远程教学的例子,大多数的孩子还是在城市里面上学。

    保罗·罗默:在医疗行业当中,互联网确实有巨大潜力,但是它还没有带来理想的潜力,比如说孩子去医院那一边获得疫苗,然后母亲在怀孕的时候获得服务,互联网还做不到,虽然潜力很大,但是仍旧要记住真正医疗方面的会议还是来自于物理实体的经济。

    保罗·罗默:我的女儿就是健康医生,在加州职业,她现在接诊那么拒绝接受疫苗的病患,这个是担心,为什么有家长拒绝接受疫苗呢?因为在网上读一篇文章就信了,所以很多人患了传染性的疾病通过疫苗能够预防的,我们实际上能解决这样的问题,但很遗憾没能应对。

    保罗·罗默:其实这个万能药,这个意思其他人自己去讨论吧,我只想说其实互联网对于所有的传统行业来说做一件事情,能够降低交易的成本,为什么我们要去城市呢,因为城市在我们生产的方面作为专家,但是消费的方面做全才,只有当交易的时候才能够术业有专攻,享受到所有的行业。其实互联网能够做到就是通过记录以更低的成本来进行更多的交易,这能够让所有的传统公司得到惠益。

    保罗·罗默:补充一下,现在实体和虚拟之间的双赢论,是思考这个背景很好的方式,在过去虚拟方面非常好的创新,就是双重的聚焦方式或者说一个数字化的聚焦方式,能够推动贸易,而且推动贸易的方式要比我们以原子为主的理论还要重要一些。

    保罗·罗默:我们再次回到刚刚出现电话的时代,是不是有一些产业和行业更可能会使用电话服务呢,因为我们其实都使用电话,这是里面展现的关键点在于尽管我们不再说智能这个智能那个,我们想要是所傻瓜的网络,想要手机是傻瓜式的平台来实现目标,我们希望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业务,都可以借助这样傻瓜式的工具来实现目标和业务。这也是一个技术能够被广泛推广非常重要的基础,可以从一种高精尖出发点最后被大家普及、接受、使用。

    主持人:你知道很多中国的公司,尤其是互联网时代非常多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都在美国上市,现在举出立马脱口而出的三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您能想到吗?

    保罗·罗默:我能猜一下。腾讯、阿里巴巴,还有一个这个名字不熟的一家。

    主持人:在诺贝尔经济得奖者的心中排前两位的,如何评价今天探讨的中国公司的成长模式,说一说你的观点。

    保罗·罗默:我先回到您之前问的一个原始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在创造伟大的公司,互联网让很多公司变得比过去更大伟大,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的,因为以前我们会做计划,比如说在做软件的时候有一两年的计划期,开始做什么,然后再着手工作,几年之后再跑一下这个城市。但我觉得做一个复杂的东西这么做太烦了太久了,但是互联网让我们有敏捷性的开发模式,非常快速的模式,不对的话就调整一下,这样迭代的方式,再尝试做多的东西,能够让有更多的机会,让更多的人去生产或者创造一些非常复杂的东西,比如说复杂的软件项目,如果有家公司非常擅长这方面的话,他们已经在世界当中占到了主导地位。比如说每天现在做很多一些,也不记得的软件或者网站,以前一年做几个,但现在做了很多,而且他们越做越快,很多公司被落下了,很多公司主导了市场,但是每一个人赶上,每一家公司都能够学习这些大公司快速迭代的方式,每个人都从中受益,每一个人从大团队制造新知识的方式受益。

    主持人:哪一家是伟大的公司?

    保罗·罗默:这个东西不想沾边。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的腾讯或者阿里巴巴…

    保罗·罗默:我说过标准,他们每天会做多少款软件?

    保罗·罗默:大家并不充分的欣赏我们说的傻瓜平台,比如说我们举到的电网就是傻瓜平台非常好的例子,功能就是传输电,进入千家万户,接下来大家把插头插上就能使用这样的工具了,GPS也是这样的傻瓜平台,但是它的出现使得基于他的许多创新才能成为可能,所以我们说IP的时候,其实功能也是一样的,在这样的傻瓜平台之上可以融入新的技术和新的产品,创造出更多不同。

    保罗·罗默:我很快像大家描述一下成功没有让人敬佩的机构,特别是在数字经济时代,发展经济改善了我们知识共享,像是微机这样的网站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他们对每个人所能拥有的知识,所能获得的机遇都有极大的贡献,比如说我们可以写代码,是非常容易的代码公司,也可以进行分享,借助云借助大数据,都是这样的工具,像微机百科,使得知识为更多人所得,而且是免费的,所以从中所学的道理就是真的实现了愿景跟目标。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确保它成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没有接受广告,就是一开始愿景的时候就声明如果知道接受广告,就摧毁建立的一切,颠覆起他建立起的系统。希望这样的经验和小节可以很好的小节和推广。

    保罗·罗默:抱歉我补充一下,对于世界什么是好的呢?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在一些垂直上面,我们做的非常的专业化话,对于我们无益。现在我们依赖性很高,另外对于一些芯片的依赖性也很高,主要是因为他们做执行的时候,非常的专业,但是这样子非常不安全,如果这个世界当中有更多的操作系统,越来越多的芯片更好了。如果有一些有缺陷的话,可以切换到另外一个芯片,另外要说的就是芯片的多元化,系统的多元化,如果这种多元化有的话,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保罗·罗默:其实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是信任完全崩塌的阶段,而且这点非常悲剧,看起来也非常痛苦。我当然不会具体谈中国的应对,但是我觉得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我们应该要如何重建这一个信任,使我们看到更美好的未来,可能有帮助的一点是中国可以开始一个开元的项目,可以做出这样的倡议,比如说可以开发一个可能不像微信百科,但是开元项目的倡议,如果这样一种非常开放性的能够为世界做出贡献的,如果能够去邀请其他人来进行合作,如果有这样一种倡议的,帮助未来重建这样的信心。

    保罗·罗默:我们刚才提到的登月的计划,就是一个很大的开启点。比如说现在想给大家说的是交通堵塞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实际上是需要把更宏观的和更原子端的结合起来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更好的为孩子们提供教育,也是我们所面临的一大机遇。如果你想是这样的问题,这样的一些层面,从它为出发点,再来想解决创造、创新,我觉得会是非常好的思路。

    保罗·罗默:我想说技术进步不仅要依赖于整个社会,这个社会的职责是由政府所承担的。但同时,很多私人企业也需要起到作用。我之前讲过了,比如说美国数字平台上面广告的问题。其实政府能够帮助个人保护他们的隐私,并且来建立起信任。世界各国政府做得就不够,不够保护个人隐私或者网络安全。但是其实政府可以通过之研究,比如说到底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重构信任,才能够带来安全性,打造一个框架。在这个框架里面私人公司有所建树,我觉得这个应该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比如说之前政府推出公共卫生的政策,这个东西如果没有私人部门的支持是不行的。然而,政府需要有一个基础,然后私人部门才能参与进来,让每个人都能从中受益。所以我觉得在任何一个国家当中,如果真的要继续进行技术进步的话,就需要有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同时参与。    

相关推荐

  • 大数据产业关键基础设施论坛举行

    大数据产业关键基础设施论坛举行

  • 数字化技术让彩虹桥点亮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夜空

    数字化技术让彩虹桥点亮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夜空

  • CCF大数据专委会在2019数博会正式启动

    CCF大数据专委会在2019数博会正式启动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