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博五年:《数字经济》作者唐•塔普斯科特发表演讲-人民数字联播网贵州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数博五年:《数字经济》作者唐•塔普斯科特发表演讲

2019/5/23 20:34:35
来源:人民数字贵州 责任编辑:徐婷



2018年,《数字经济》作者唐•塔普斯科特发表演讲


很遗憾,我的中文只会说“你好”,虽然中文是一门非常精彩的语言,但我只会说这两个字,所以我还是用英文作演讲。

今天我们讲一个非常宏伟的愿景,前面我们听了习主席贺信中讲的关于数字经济的这样一个宏伟愿景,其他发言的领导也都进一步阐述了数字经济的发展蓝图,我听了以后觉得非常荣幸,因为“数字经济”这个词是我创造的,我早在1994年写了一本书创造了“数字经济”这个词语,当时勾勒出了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方向,过了二十年,出版商让我做一个更新,这时候我回顾了过去二十年的发展,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正在步入一个快速变迁的时期,现在可以说是在进入第二次互联网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就是蒸汽,当时我们用蒸汽完成很多作业的机械化,包括纺织机、后面是有了电,就可以有现代化的生产线,后面是电脑,这时候可以有台式机,可以上互联网,也可以有第一个大数据的时期,但是现在已经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现在是科技要普及到所有的地方,数字经济成为实体经济的主流。

前面领导演讲中我们也听到,数字经济现在是中国经济总量的30%,未来还会上升到百分之一百,现在还有机器学习这样的技术,就是电脑未经编程就可以学会区别做一些事情,我们实体的世界有几百亿上万亿的各种不同的设备,现在都是变成了智能化的设备,可以互相之间进行互联互通,就是所谓的物联网。现在还有自动驾驶车辆,这不是五十年后会实现,十年以后就会有,贵阳再过十年,路上跑的车多数将是自动驾驶的车辆,我们有分布式能源,我们的电网能够接纳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所有的房屋业主都可以成为电网上的一个供电者。

科技还不断植入我们人体的体内,还有虚拟的现实,而且我们看到,无人机和机器人的兴起。但是还有一项科技,可能是最重要的,比前面提到的都更加重要,大家可能听了会觉得惊讶,说的是区块链,分布式账册的技术代表了互联网第二个发展阶段。四十年来,我们由传统的信息机构到现在基于价值的互联网,包括股票、债券、房产、艺术品、文化资产,我们自身的身份,碳放权,任何有价的资产都可以用区块链来以安全、私密方式进行交易,而无须依托一个中介机构,不需要有大家信赖的中间平台,信用的建立可以单靠程序代码,所以区块链技术可以说是经济体的操作系统,也是一个平台,让我们可以革新企业和公司的模式。

我们应当为之感到非常激动的一个方面是因为它比今天所有运算平台更加安全,而且是安全得多了,想要从高速增长走向高质量发展,靠的将是区块链的技术。我这些年来写了16本书,往往我出书的时机不太对,我在2010年写了一本关于互联网的书,当时只有我妈妈买我那本书,我跟我儿子写了区块链这本书是畅销书,希望大家有机会可以阅读,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20种文字出版,但是第一种翻译的版本就是中文,这点我也非常高兴。

说到建设数字经济这意味着什么,数字经济的基础或者主体是企业,我们认为数字经济改变企业的性质,我用一分钟给大家上经济学课。25年前,当我创建“数字经济”这个词语的时候就介绍了这位经济学家,他是八十年前提出了一个貌似简单的问题,其实很深刻的问题,公司为什么存在,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企业,如果斯密斯是对的话,自由市场是分配有限资源和信息的最有效的方式,那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有政府,还要有企业,不是每个人作为单个个体来开展经济活动呢?他的回答就是交易成本、交易费用,他提出的一个概念也是得到了诺贝尔奖,比如你要生产一个照相机,你没有公司,你作为一个个人要去物色相关人员,筹集相关资金组织这么复杂的生产作业,肯定会很难。所以我们需要有公司可以做这样的统筹,从而可以降低协调的成本。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互相很陌生,他们要在一起工作很难,所以需要有公司。如果经济当中每一项工作都需要写合同、定立合同,那也是成本非常高昂的,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信任。所以,工业时期公司是垂直一体化的,福特当时拥有汽车厂、钢铁厂、玻璃厂,为什么它要是垂直一体化?因为在福特公司范围内去做这些事情成本会更低。后来我就提出来,互联网会使公司界限变得更加模糊,这是在25年前提出的这个概念,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种延展型企业在诞生。后来我们看基于信息的互联网的诞生,公司从而开始解包。大家看到大屏幕是20年前,思科业态的图,就是你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都可以找合作伙伴解决。现在互联网时期,交易成本在下跌,搜索的成本在下降,现在可以搜索各种资源和信息,包括可以用区块链来筹集资金,协调的成本、定立合同的成本也变低了,甚至有智能合同,智能合同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合同它本身包含有律师、银行账户,都埋在这样一个合同里面。我们相信,这样会深刻改变公司的底层建构。我们如何在经济体中组织和部署创造货物和服务的能力?公司会变得更像网络,这也并不是说公司会变小,它还是会非常庞大,但是它会变得更加去中心化、分布式的模式。

前面讲的很多都是理论,下面我们看实际。在书中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能不能创造这样一个新的业务实体,它是高度自动化,同时也非常的复杂,我们想象有一个公司没有CEO,没有管理层,也没有工人,这个公司我们称之为是去中心化的自主企业。这本书出版后一周就创建了一个组织,叫做去中心化自主组织,没有CEO,没有管理层,没有人员,它就是一套智能合同加上区块链上的机器学习。这是一个风投的公司的目标,就是要募集资本,在创新经济行业做投资,仅用了三周时间,这个没有人的公司筹集了1.64亿美元。这个故事的结尾还不是很愉快的,因为它的其中一个智能合同有编程错误,后来创造这个DOA组织的这些人决定把钱退回给投资人。但是想象,它是没有管理层,没有人,纯粹就是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这些东西创建了这样一个公司,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举措。最有条件可以利用好这些技术的国家无疑是中国,人们可能会问,中国人口这么多,有用那么多机器,这会不会导致很多人失业?其实不然,未来除了市场之外,还有其他的机制可以来做事情。中国是实现了非常伟大的市场经济,靠的也是非常合理的政府规划,这在世界上是非常美妙的一个结合。

有100个全新的业务模式,我这里挑选了8个,第一个区块链的合作社,我们认为最具颠覆性的企业,像Uber,像民宿Airbnb,为什么需要这样的公司,550亿美元的Uber,可以有一套区块链的机器学习的主体,他们可以完全取代Uber公司的体系,这样所有拥有车辆的人都可以成为合作社中一员,Uber之所以成功不是做共享,它是做服务集成,但是可以组成合作社,这个时候车辆的所有者都会从中获得收益。

第二个是权利的创造者。前面互联网的时期存在大量侵犯版权的情况,把音乐自由的上传,大家可以免费下载,现在可以把歌曲植入到一个智能合同里面,智能合同可以保护艺人的权利,把歌放电影里面,智能合同会问作为主題曲还是背景音乐,还是有人要唱这首歌,这首歌曲本身就会变成一门生意,艺人的版权就可以受到保护。

第三个,比如多伦多有一个华人要汇钱到他的老家贵阳,那么现在像西联这样的汇款公司要收取高额的手续费,每年这样的手续费就会收取到几万亿。在未来不需要,因为多伦多的华人可以直接发钱到他在贵阳的妈妈的手机上,没有佣金。第四个是区块链的供应链。有很多码头、道路、海关、码头、货贷等等,如果所有这一切变成是一个实时的共享网络,你可以实时看到状态。

实体世界变得更加智能化。我有一个多伦多的朋友,他家里面所有只要接电源的设备都有IP地址,这些设备都可以互相之间说话,未来不仅仅会互相说话,而且可以互相做交易,比如家里面的电灯可以从分布式电网上买电,支付电费,电灯泡的信用分值会提高。所以现在出现新的平台,信息的互联网是属于公寓,因为它的创建者当时希望它是属于公寓,下面很多东西属于投资人,谁投资谁拥有,在这个世界当中大数据会不断碰撞,会变得更大,会变得更好,值得信任,今天在座每个人都在创造很多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为大银行、大软件公司、大社交媒体公司所拥有,你不能利用自己数据规划自己人生,更不能利用自己的数据赚钱。未来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主权身份,我们可以自行采集自己的数据,我们可以决定以什么方式公开这些数据。当然政府也有合理的权力可以获得很多数据,但是我们身为公民也有自己合理合法的权力。

世界上哪个政府会率先走向区块链,走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政府呢?迪拜说它要走在第一位,中国其实是具有世界上最理想的条件的国家。可以重新革新,可以加强信用,消除腐败。因为区块链上面是完全透明的,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让我们的体制变成“裸体”,它必须强身健体。中国很多朋友问我比特币怎么样,未来是不是都会用比特币和虚拟货币?当然不会的,将来你还是会使用人民币,但是人民币本身会变成一个数字货币,因为央行应当加密数字货币的方式来发行业务模式。这是数百个业务模式当中挑选了8个来说明公司性质在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的竞争在发生怎样的变化。

最后想说的是,这是一种新的方式,新的方式等于是一种新的心理模型,会制约我们的思想,我们可能会有很多先入为主的假设,以至于我们都不知道脑子里有这样的框框存在。无论是艺术还是科学,还是技术方面,往往会出现方式的转移,方式转移的时候一定会出现领导的断层或者领导层的危机,既得利益一定会抗击,旧方式的领袖难以拥抱新范式。我觉得我在今天这个会上对我很有启发,我也感到非常鼓舞,因为大家都愿意支持新的方式,而且中国的领导人也是非常认真和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

那互联网第二时期的硅谷将放在哪里?不会在硅谷,因为硅谷是旧方式的领袖,完全可以在杭州,在深圳,在上海,或者北京,甚至可以是贵阳,就需要这样的领导能力创造这样的生态系统,创造有利的条件让这一切得以形成,这样就可以创造光辉的未来,到底能不能办得到,我个人的看法,觉得未来不是用来预测的,未来是用来争取的,我们只要有这样的意愿,有这样的领导能力,我们一定可以实现这样的未来。

最后我想宣布,我们区块链研究院正在开展八十项研究项目,这些课题都是关于第四次供养革命的一些战略性议题,我们决定要投资于中国,把区块链研究院的工作带到中国来,后面我们还会做进一步的公布,我们欢迎在座机构、在座企业包括在座政府部门与我们携手合作,我们共同保证新的数字经济的时代、智能的时代可以带来更多福祉和好处,我们孩子所继承的更小更分布式的世界,也给他们带来更美好的生活,谢谢。


相关推荐

  • 大数据产业关键基础设施论坛举行

    大数据产业关键基础设施论坛举行

  • 数字化技术让彩虹桥点亮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夜空

    数字化技术让彩虹桥点亮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夜空

  • CCF大数据专委会在2019数博会正式启动

    CCF大数据专委会在2019数博会正式启动

评论

0/200

用户评论0


登录

不能为空